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男人和女人第一次,到底谁更吃亏?

搜罗精选2019-04-06 01:30:14
The news came out, everyone felt suddenly shocked and stunned. But in fact, March 1st Suning season off before the conference held on the same day, and these days, Capello and Suning senior conversation content, topic and only one, is: "to resign". Just a few hours before the battle, the convening of the general assembly, the resignation of Mr. Capello, the final was held in at the time of the meeting, changed his mind, originally intended not to attend the meeting of the season to Su Ning, Mr. Capello, although the club did not take the bus to the conference hall to, but he eventually took the translation, arrive at the venue. But on this day, Mr. Capello did not say a word at the expedition to the meeting. Why does Capello want to resign? The reason is that Capello put pen to paper and Suning terminate the contract work, he will leave the Chinese moment, he will give you his answer, the outside need not worry, Capello their answer some true. Capello is going to say goodbye to Suning. It's no longer a secret. Suning has been ready for the coach, certainly not what secret. From the end of the 2017 season, before the 2018 season at the meeting, Capello is not only a resigning from idea, although Mr. Capello will eventually change ideas, continue to stay, but every time when Capello suddenly resigned, Su Ningju Music Department has done a record, and started the screening, contact coach work. Therefore, after Capello and Su Ning asked how many times to resign, Suning and future coach contact with the number of rounds. Therefore, the Suning club, which has prepared for all matters, will not be affected by any work. It will not be affected by preparing for the April 1st Super League match against Tianjin TEDA.

第1章 军事监狱


一辆铁甲军车驶进华夏军事重犯监狱。


监狱长陆虎已经带齐人马在楼前列队等候。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敬礼----”


“首长好!”


陆虎带队敬礼,只是陆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势虽然依然标准,却有些滑稽。


“首长好!”战士们齐刷刷敬礼,声音洪亮,神情激动,眼神炙热地看着眼前的首长。


”同志们好!陆虎留下,解散!“大将还礼,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微笑。


”解散!“陆虎下达命令。


战士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这位大将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华夏最神秘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风神。


风神,神一样的人物,所有军人心目中的榜样。


没有人知道风神的真实姓名,他的证件上就是风神这个代号。


暴风特种部队很神秘,神秘到只知其名却不知道身处何方。


暴风成员全部是代号,没有名字。


要不是在这军事监狱里关押着一名暴风成员,也许,这里的战士一辈子也见不到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的风采。


”那家伙怎么样了?“风神看着陆虎问道。


”老大?你快点把这个祸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监狱长了!“陆虎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苦笑。


”啊?这么严重?“风神一愣。


”别提了,这货第一天来,就像一头暴走的小老虎,横扫整个监狱,当天就成了监狱一哥!这不,这才半年,现在连这些身为狱警的兵蛋子都和那货称兄道弟了。有的战士还冒着被违规处理的风险,给这货从外面往里面带东西......一会儿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这货的单间里简直就是百货商店,手机、平板电脑、冰箱、彩电、全自动洗衣机、烟酒糖茶、食品饮料.....该有的不该有的,应有尽有。这货最近还要弄一个自动洗牌麻将机,说是要丰富监狱的文化生活.....“陆虎哭丧着脸说道。


”我草!真他嘛服了!他这是来受教育的?“风神无语至极,啪啪直拍脑门,这货,到哪都不消停。


不用去看,风神也能想象得到那家伙的单间里别致另类、独树一帜的场景。


走进红色区域,风神看到操场上有不少在锻炼的特别重犯。


军事监狱和军队几乎没什么区别,作息、训练,有板有眼。除了自由!


虽然这些人是特别重犯,但并没有给他们带上脚镣手铐,因为他们罪不至死,而且,他们不但个个强大无比,还都是有着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只因为他们做错了一些事情,才被送到这里来接受惩罚。所以,这些犯了错误的英雄被称为特别重犯。


”那个祸害呢?“风神没有在操场上看到目标身影。


”咳咳咳,他还没起床,他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陆虎苦笑更甚。


”我草他大爷的!马上把他提出来,老子要提审他!“风神眼角直抽搐,上老火了,这要是让上级知道这货在监狱里作威作福,那还了得?


”好.....吧!“陆虎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照办了。


”小王?把大喇叭拿来!另外,通知后勤部赶紧准备好一套铁门。“陆虎喊来一名战士,郑重地吩咐道。


”我让你提他出来,你拿大喇叭干什么?还准备铁门?你要干什么?“风神纳闷。


”老大啊!你稍安勿躁,一会你就知道了!“陆虎依旧苦笑。


风神不明所以。


陆虎陪着风神走到一栋楼前。


”他还在那个禁闭室?“风神指着一楼最边上的一个只有房门没有窗户的房间,问道。


”他说这个禁闭室设计的非常好,隔音!附和他的审美需求。“陆虎哭笑不得地说道,自从这货来了,就相中了这个禁闭室.....


风神脸蛋子直抽搐。


不久,小王拿来一个大喇叭。


四个抬着铁门的战士远远地站着,没有靠近。


小王把大喇叭交给陆虎之后,转身就跑。


风神疑惑,感觉很诡异,不就是叫那祸害起床吗?又不是让你们摸老虎屁股,至于吗?


陆虎拿着大喇叭,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架势,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边,对着那道房门大声喊道:”暴王,有人要见你!“


喊完,陆虎忙不迭地拉着风神撒腿就跑,帽子都跑丢了,露出不合年龄的花白头发,迎风飘扬。


”草!跑啥?至于吗?“风神边跑边问,很纳闷!


砰!


突然,一声巨响,那个禁闭室的房门横飞了出来。


轰隆一声,砸在陆虎和风神刚才所站之地。


烟尘起,冷汗下!


风神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原来如此!


”妈了个巴子的!不想活了咋地?敢打扰老子睡觉?“一声怒吼,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龙行虎步踏出已经没门的房间。


年轻人二十多岁,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很英俊,脸色有些久不见阳光的苍白,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透着野兽般的凶光,眼角还挂着眼屎,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年轻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绿色的四角裤,一身数不尽的疤痕狰狞恐怖。此时,他光着大脚丫子,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你姥姥的!你挺能装B啊?都装到监狱里来了?草!“风神看见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大骂道。


”草!你他嘛谁呀?老子装B,关你鸟事?咋了?不服?来来来,咱俩练练,信不信老子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你?一秒之内,秒死你?“年轻人被打扰清梦,有些恼怒,看向声音处。


”你要跟我练练?你要秒死我?“风神气乐了。


”嗯?听这声音耳熟!“年轻人使劲揉揉眼睛,看向风神。


风神抱着肩膀,好笑地看着年轻人,等着这货秒死自己!


”嘎?老大?你咋来了?哈哈哈哈,你可想死我啦!“年轻人认出骂他的是风神老大,脸上的神情立即由怒转喜,喜出望外,嗷的一声扑向风神。


砰!


扑上来的年轻人被风神很不客气地一脚踹飞。


年轻人飞出去好几米远,才落地。


”草!一身酒肉臭,赶紧收拾利索,到办公室来见我!“风神说完转身就走。


”好嘞!“年轻人没事人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着恼,还乐颠颠地跑回房间收拾去了。


不久,年轻人出现在监狱长办公室里。


”老大!“年轻人一进屋就扑向风神,紧紧抱住风神,呜呜大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风神眼睛湿润了,使劲拍着年轻人坚实的后背,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好了,别他嘛哭了!你他嘛的把我的心都哭碎了!“许久,风神擦掉眼泪,硬拉着暴王坐下。


“你的心碎了?我的心早就七裂八瓣了!”年轻人咧着嘴,依旧哭得震天响。


”好了,你个没出息的货!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暴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凶,这要是让那帮兔崽子们看到你哭,大牙都得笑丢了!你是军人,军人流血不流泪!憋回去!“风神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这货把眼泪收回去。


果然,很要面子的暴王闻听此言,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你来看我,就这么空手来的?你也好意思?”暴王擦干眼泪,四处撒摸。


“草!你的单间都他嘛成了百货商店了,你还缺啥?我看你就缺心眼了!你知不知道你再这么搞下去,要是要上级知道了,你一辈子也别想出去!”风神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嘿嘿,反正我是孤儿,四海为家,在这里衣食无忧,也不错。”暴王咧嘴笑了。


“草!你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风神使劲在暴王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心里却是一酸,他知道,在暴王心里,早已经把部队当成家了,哪怕是在这军事监狱,在他心目中,也是家!


暴王嘿嘿傻笑,也不反驳。


看了暴王一眼,风神眼中流露出怜惜和不舍,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道:“经上级决定,鉴于你在狱中表现突出,为你减刑一年!”


风神说这话的时候,脸蛋子直抽搐。心里忍不住腹诽,就他嘛这货在监狱里的表现,还他嘛的表现突出?哪里突出了?腰间盘突出!要不是陆虎顶着压力,时不时地杜撰这货在监狱里如何如何表现良好,如何如何助人为乐,如何如何为监狱做出了哪些突出贡献等等子虚乌有的事迹,为这货向上级美言,他突出个屁呀?就这货的“突出“表现,他都能把牢底坐穿!


“嘎?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出狱了?我就可以重回部队了?”暴王闻言大喜过望,眼冒精光,一跃而起。


“可以出狱......但,回不了部队了。”风神一脸的惋惜之色,不忍地说道。


暴王闻听,明亮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挺拔的身躯一下子佝偻下来。


“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沉默许久,暴王声音颤抖地说道。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小子也不要太伤心了......”风神不知道该怎样安抚爱将。


暴王低头不语。


“要说你小子这人缘还真是不错,听说你要转业了,五大军区都给你随了份子,这面子够大吧?给你,这份是各大军区给你的安家费,总共十万元,密码是你的生日!咱们的部队还不知道你要转业,我也没敢说,要是说了,怕这帮兔崽子造反!”风神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


“安家费?哈哈哈哈,这他嘛的不就是变相暗示老子吗?怕我去求他们?进他们的部队?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会求他们?哈哈哈哈......”暴王突然狂笑起来,笑得眼泪横飞。


扑通!


暴王突然跪倒在风神面前。


“老大啊?你倒是为我努努力啊?说什么也不要让我离开部队啊?我是孤儿,你们不是不知道,部队就是我的家,你们不能把我赶出家门啊.....”暴王抱着风神的大腿,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