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娶了10个老婆,做了100天和尚,画了1000张假画,中国最贵画家说:“再老也要谈恋爱”

首席生活家2019-06-19 20:30:43



本文转自公众号:国馆(ID:guoguan5000),转载请联系国馆。



2016年,香港,

张大千的《桃源图》拍出了2.7亿港币的天价,

轰动一时,

堪称中国最贵的画家。

30多年前,1979年,

张大千80高龄,

此时的他,须发皆白,

一架破眼镜也没了用处,

因为前几年右眼因毛细血管破裂堵塞眼球导致视力下降,

这几乎终结了他书画生涯,

此后,他再难提笔作画。

但令人惊讶的是,

这位老先生竟然独创了泼墨艺术,

即在一张宣纸上,

仅用墨水泼洒,

营造层次感,

而作出山水之画,

这是张大千艺术生涯最大之蜕变。

80岁那年,

他接受了好友黄天才的请求,

作一幅长10.8米,宽1.8米的巨幅山水画。

本来张大千是拒绝的,

无论从体力身体各方面,

他都不适宜再作画了。

但他就是不服老,

画家不画画,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他答应下来,

夜以继日,呕心沥血,

用一年多的时间搜集资料,

作腹稿预备处理,

1981年7月正式动笔,

这幅巨著,

以实笔为主,泼墨为辅,

气势磅礴,虚实相间,

墨绿相映,堪称旷世奇作,

名作“庐山图”,

是张大千画艺上的巅峰之作。

也正是这幅“庐山图”耗尽了张大千最后的生命,

作画期间多次心脏病发作送往医院急救,

稍微恢复便又重新被抬上画案,

医生家人,都劝不住。

直到1983年311

画成落笔,最后一刻,

才驾鹤西去。

每每看到这段史料,

我都会感慨,

得多么极致的一个人啊,

才会在80岁高龄,

不好好打太极养生,非要画画,

在自己已经登峰造极的画艺上,

再来一次极致的惊艳。

张大千,人如其名,

大千世界,浩浩荡荡。

他就是用他的极致,

在这大千世界里,

活得热热闹闹。


张大千




登峰造极的画艺:

五百年来一大千


张大千的画艺有多厉害?

齐白石是这么评价的:
“五百年来一大千。”

齐白石大家都知道,

那是我国书画界一等一的泰斗,

这话,还是他不好意思夸得过分,

要实际说,

张大千是千年来难得一个的书画天才,

不仅天赋高,而且勤奋。

张大千和民国当时著名画家黄宾虹有交往,

黄宾虹最喜欢清代画家石涛的画,

是当时收藏石涛画最多的人,

也是鉴赏石涛画作的顶级权威。

张大千也喜欢石涛,

但他手上没有精品,

于是就向黄宾虹借,

黄宾虹一听脸就耷拉下来:

“你开什么玩笑啊,

这幅画怎么能借?

不借不借。”

张大千吃了闭门羹,

于是心生一妙计,

黄宾虹不是喜欢石涛的手卷吗?

那我何不临摹一幅石涛的手卷,

骗骗这厮。

然后张大千就临摹了一幅石涛的手卷,

画完了,放在他老师曾农髯那里。

碰上有一天,

黄宾虹去看曾农髯,

见其书桌头放着一幅石涛的手卷,

以为是真迹,一下子就痴迷住了,

爱不释手,要买。

曾农髯说:“这是我学生张大千的啊,

你要买,找他吧。”

黄宾虹屁颠屁颠儿过来找张大千了。

张大千心想,

这人和我老师是朋友,

用假画骗他的钱于心不忍,

也不屑为,还是换他的画吧。

于是说:“我岂敢要先生的钱,

我拿这幅画换我上次要借的那幅石涛画吧!”

黄宾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并且立即把那幅画拿了出来。

就这样,张大千用自己画的一幅假画,

换了黄宾虹的真画。

而黄宾虹,一个顶级权威鉴画专家,

居然都没看出来。


张大千在画画




还有一次。

北方有个著名的画家和收藏家,

叫陈半丁。

这哥们也特别喜欢石涛的画,

有一次,他搜求到一册石涛画页,

特别兴奋,视为精品,

天天揣怀里,

当传家宝似的宠着。

为了炫耀自己得到了这幅石涛的册子,

他特地设下宴席,

请当时京城里有名望的艺术家和古玩家都来,

说是来喝酒赏画的,

实际上也就是来显摆的,

好比你买了辆卡宴,

不组织一帮亲朋好友来家里看看,

自己可劲嘚瑟,

都觉得对不起这卡宴。

估计嘚瑟过度,场面有点失控,

张大千走过去对陈半丁说:

“你的画册在哪儿啊,

拿出来看看呗。”

陈半丁兴奋地拿出石涛的画册。

张大千瞥了一眼,

“卟哧”笑出来。

陈半丁问他:“你笑什么啊?”

张大千说:“原来是这个册子呀,

我早知道了。”

陈半丁不信,

张大千立即说出第一页画的什么,

第二页画的什么,

第三页画的……题的什么款,

钤的什么印。

陈半丁一边翻看一边对照,

越看越惊奇,与张大千所说毫无二致。

陈半丁问:“这画册你收藏过吗?”

张大千得意地说:

“这是我画的。”

陈半丁目瞪口呆:
“你开什么玩笑!

这是我拼了老命才搞到的石涛画册,

怎么会是你画的?”

张大千拿起笔,

当场仿画了一幅石涛的画,

全场人都目瞪口呆。





这两个故事都是张大千造假,

造假是很容易的,

但造假的程度如此逼真,

以至于连黄宾虹陈半丁这种人都看不出来,

那就是天纵奇才。

因为古画造假,

不单单是技术临摹的问题,

要想不被黄宾虹这种人看出来,

还得有原画者的气韵和格调,

这非几十年如一日的积累功底而不能成。

画家叶浅予说:

“张大千是所有中国画家中最勤奋的,

把所有古人的画都临过不止十遍。”

书画鉴赏家、史论家傅申评价张大千:

“他是身上拔一根毫毛,

要变石涛就变石涛,

要变八大就变八大,

要变唐伯虎就变唐伯虎。”

这就好比是你学了截然不同的几门绝世武功,

不在山洞里苦练个几十年,

断然无法运用自如。

这就是张大千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他是真正艺术天赋的画家,

而他也没有辜负这份天赋。

无论哪个时代,

有天赋有机遇的人都很多,

但能不辜负天赋,不辜负机遇的人,

只有那么几个。

所以,几百年来,

也就一个张大千。





张大千在艺术领域的巅峰,

应该就是临摹敦煌壁画。

1940年10月,

张大千带着他的三老婆杨宛君,

还有儿子心智来到敦煌。

敦煌有什么?
敦煌有莫高窟,

是这个世界最一流的壁画,

可惜千百年来,

一直隐藏在大漠深处的石窟中,

少有世人可见。

张大千此行,

就是要一笔一笔地将敦煌莫高窟里的画,

全部都临摹下来。

这个项目的难度可想而知,

敦煌地处沙漠,

取水相当不方便,

石窟内光线阴暗,

长年潮湿阴寒,

想要临摹画画非常困难,

尤其是石窟内天花板上的画,

要撑起一个架子,

人躺在上面画。

到了冬天,滴水成冰,

石窟内很冷,

但画画的手不能戴手套,

只能放在外面冻。

“白天八九点钟,

敦煌的太阳射进洞里,

一到午后,

太阳往南走光线就暗了”,

张大千要一手秉烛或提灯,

一手拿笔,

往往需反复观看多次才能画上一笔。

于是,本来规划几个月就完成的事,

耗费了张大千整整3年。

1943年10月,

张大千用20余头骆驼载着临摹的276幅壁画,回到四川,

并完成了20万字的学术著作《敦煌石室记》。

陈寅恪盛赞张大千:

“其为敦煌学领域中不朽之盛事,

更无论矣。

甚至可以这么说,

正是张大千,

使得敦煌石窟中的壁画,

成为一项世界性艺术,

他的努力,

让这些沉睡着的壁画,

开始富有永恒的生命力,

五百年来一大千,

盛赞着实不虚。


张大千在敦煌临摹壁画




渣得透顶的情种:

再老也要谈恋爱


很多人不知道,

张大千在是画家之前,

就是个情种;

张大千在会画女人之前,

就睡过很多女人。

这点和齐白石很像,

齐白石一生和很多女人纠缠不清,

末了末了,

84岁高龄住个院,

还泡到了协和医院的护士长。

张大千比齐白石悠着点,

但也踩遍无数女人的裙角。

张大千的第一个女人,

是她表姐,叫谢舜华,

长得漂亮,性格温婉,

从小和张大千长大,

像个大姐姐似的照顾张大千,

有什么东西呢,

就先想着张大千:
“这里有好吃的,

来,给你吃。”

张大千闯祸了,

谢舜华通常能帮他搞定。

这让张大千常常能感受到一种母性的温暖。

谢舜华几乎能满足他对于女人的一切幻想,

而他也能在那个女人身上感受到安心。

这个世界风吹雨打,波云谲诡,

所以你得有矛有盾,有野心,

但一定有一个人能让你放下所有戒备和盔甲,

就那么静静的像猫一样温顺地呆在她身边。

对张大千来说,谢舜华就是这样一个人。


张大千和池春红




18岁那年,张大千要去日本学习染织,

谢舜华去送,哭得梨花带雨,

从怀里拿出4个鸡蛋,

躲在村子后的林子里,

等着张大千。

临走的时候,谢舜华把鸡蛋拿出来,

往张大千手里一塞,

哭着说:“我等你,早点回来。”

张大千刹那热泪横流,

狠狠地说:“等着我,

等我一回来,就娶你。”

谢舜华拿这句话当成了永世承诺。

但他们俩,谁都没有想到,

承诺竟然变成了诀别。

谢舜华打小身体就不怎么好,

张大千走后,

更是对他日思夜想,

久念成疾,得了血痨,去世了。

远在日本的张大千惊闻噩耗,

课都没上完,也不顾国内军阀混战,

匆匆忙忙买票赶回来。

谢舜华已经落坟,张大千心如死灰,

想来想去,找了个寺庙出家了。

给自己定法号“大千”。

自此青灯古佛伴,

面思如来面思卿。





但张大千估计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快被打脸。

出家三个月之后,

张大千他哥跑来找他,

让他还俗,

“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好青年,

连女人都没摸过,

好意思出家吗?”

张大千不愿,

非要呆在寺庙里。

他哥好说歹说,没说动。

最后说:“回去吧,

咱爸又为你找了一门亲事。”

张大千听毕心一动,

哦,原来是回去结婚啊,

又找了一个女人。

张大千动摇了:

“要不回去看看?”

于是从禅定寺还俗,

老老实实回四川去了。

这是张大千人生中第二个女人,

叫曹正容,典型的传统大家闺秀。

张大千对她没有丝毫感情,

尤其排斥这种父母指定婚姻,

所以他和曹正容的日子,

也就是凑合着过。

就这么凑合着过了2年,

曹整容依然生不出孩子,

这在那个时代的家庭里,

可是个大事儿。

于是张大千他爸又寻思着给她再找一个,

张大千一听,太好了。

于是,老张生命里的第三个女人登场,

名叫黄凝素,

性格泼辣,豪气奔放,

和你今天站在重庆解放路看到的川妹子一样,

穿超短裙,透视衬衫,

漏肚剂眼儿,带着墨镜,

白白的脸蛋,

翘翘的屁股,

壮壮的大腿。

张大千很是喜欢。

曾经的丧爱之痛,

以及要入寺为僧的壮志,

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啦。


张大千与黄凝素




自此之后,张大千的桃花运,

就跟坐上了高铁似的。

1920年,在上海认识李秋君,上;

1927年,在朝鲜认识池春红,上;

1934年,在北平认识16岁的怀玉,上;

同年,又在北平认识杨婉君,上;

1947年,认识徐雯波,上。

张大千曾说:“凡美人者,

一等肥、白、高;

二等麻、妖、骚;

三等泼、辣、刁。”

张大千喜欢的女人,

差不多都有点微胖,

很有肉感,流淌着狂野的原始欲望。

张大千还逢人就说说:

“人生啊,再老也要去谈恋爱。”

所以,五六十岁的时候他去日本,

还喜欢上了日本姑娘山田小姐,

坠入爱河不能自拔。

这是一个就算荷尔蒙停止分泌,

身边也要嗅到女人味的男人。

渣不渣?渣,真渣。

渣得坦坦荡荡,

渣得世人皆知。

但我们似乎无法用普通伦评价他。

作家须一瓜说:

“艺术家骨子里都是野生动物。”

原始的人性欲望永远不会被文明的条框限制住,

但也正是如此,

他们永远活得比常人更加热血沸腾,

那股躁动着的欲望,

像巨大的涡轮推力,

推动着他们在各自的艺术领域登峰造极,

也推动着这些人摆到在一个又一个女人的裙摆下。


张大千和徐雯波




骨灰级的吃货:

吃,是人生的最高艺术


张大千还是真正骨灰级别的吃货。

2001年,一本食谱在台北举行义卖,

起标价新台币160w元,

最后拍出了1090万元。

堪称世界上最贵的一本食谱。

这本食谱是谁的呢?

就是张大千亲笔写的《大千居士学厨》。

大家都知道,

张大千是画家,

民国第一画家,

名头响当当的。

但张大千自己说:
“以艺事而论,

我善烹调,更在画艺之上。”

张大千曾拜书法大家李瑞清为师,

这哥们虽然老了,

但是一枚典型的老吃货,

特别喜欢吃蟹。

曾经有一天吃掉100只螃蟹的纪录,

因此,得了个“李百蟹”的绰号。

而他死,也正是死于吃蟹。

据传是某天吃到了死蟹,

引发伤寒,然后挂了。

拜这么个吃货为师,

张大千难免受其影响。

所以张大千的一生,

除了是画画和撩妹的一生,

同样是吃货的一生。


张大千掌勺




作为一个吃货,

张大千首先是吃,

什么都吃,哪个地方的都吃。

张大千喜欢吃杭州菜,

有一段时间常驻杭州,

对外宣称是去西湖采风,

屁咧,明明是去吃的!

绕着西湖画了一圈儿,

周边的餐馆一个没落下。

张大千最喜欢吃杭州西湖楼外楼的菜,

尤其是西湖醋鱼、龙井虾仁,

和生爆鳝背。

生爆鳝背这个菜,

张大千每天早起必然去吃。

有一次,张大千在楼外楼阁楼上画西湖,

几笔下墨,西湖的轮廓就出来了,

意境悠远。

饭店老板看了很喜欢,

说:大千啊,你画画不错啊,

能不能给小店画一幅,

我免你餐费。

张大千摇摇头:

“那可不行,我的画啊,

以后是要流传后世的。

为了一顿吃的,

就给你画画,那不行。

不过我可以和你们合影啊。”

于是就兴冲冲地和楼外楼的老板合影。

此后,这个习惯被张大千带遍世界,

每到一个餐馆,只要餐馆的饭菜好吃,

他老人家硬是要跑到后厨去夸厨师:

“好吃啊,好吃啊,真好吃。”

然后合影留念。

典型的铁杆吃货。





晚年的时候,

张大千定居在台湾,

和当时一样定居在台湾的张学良、张群成了莫逆之交。

这个三个老头子有事没事就聚在一起,

但由于张学良被软禁,

所以“三张”的聚会只能在张学良府上进行。

每当这个时候,

就是张大千展示厨艺的时候。

对于张大千的厨艺,

张学良是这么评价的:

“蒋先生常说我在家中看看书,

打打球,钓钓鱼,

过的是神仙般的生活。

今天我要告诉蒋先生,

有了张大千的佳肴,

我的神仙生活又提高了一步。”

这是一个极高的评价,

是的,作为一名资深吃货,

张大千不仅会吃,

而且极善于烹调。

有一次,张大千的老婆徐雯波过生日,

张大千说:“哎呀,老婆啊,

你平时照顾得我无微不至,

今天就让我来为你做寿面吧!”

然后就撸袖子下厨。

张大千做菜很苛刻,

他不会去配调料,

而是让手下人按照要求配好。

自己动手添加。

而且他加调料时从不用匙,

一手挽住他的长袍宽袖,

一手抓调料,均匀地、细细地撒在菜肴上。

并且,只会加这一次,

绝对不会说加了之后尝尝,

看够不够味。

这也是他的绝活,

张大千曾说,抓得准,

才是真正的好厨师。

因为张大千是画画的,

很擅长于摆弄各类色调,

所以他做菜,

十分注重色彩的搭配,

不仅要好吃,还得好看。

开席后,只见张大千特制的四只大盆摆在正中:

两盆略带咸味的白切牛肉,

一盆带汁的红烧牛肉,

一盆是连汤的清炖牛肉;

一只带花纹的青盆盛宽面,

另一只带花纹的黄盆盛细面。

旁边还有一盘碧绿的香菜,

一盘红辣椒丝炒绿豆芽,

周围一圈摆着八只小碟,

盛有盐、胡椒、糖、醋、酱油、辣油、面酱、豆豉八种佐料。

这样的牛肉面,

如果你在场,

不用吃,不用闻,

光看,哈喇子就能流一地。

张大千的女儿张心瑞评价张大千:
“父亲一生所嗜,

除诗书文画,

喜自制美食为乐,

其足迹遍布全球,

食尽人间美味。

如果不是张大千画画名声实在太大,

其实他更应该是个美食家,

对他来说,人生没有比吃更重要的东西,

人可以不善待自己的肉体,

但一定要善待自己的嘴,

吃,就是最高的艺术。


张大千像




活到极致,

才能活得热闹


张大千曾评价自己的一生:

“老夫足迹半天下,

北游溟渤西西夏。”

他在大陆出生,

在日本留学,

在欧洲办过画展,

在阿根廷和巴西都住过,

晚年在台湾和张学良厮混。

古往今来,真正达到游历全球的国画家,

除了张大千,

再找不到第二个。

张大千的一生,

是很热闹的一生,

最起码的,

想睡的女人,都睡了,

爱得轰动;

想吃的美味,都吃过,

吃得尽兴;

他说画画是他的副业,

主页是厨师,

但他的画登堂入室,

风靡全球。

无论在哪方面,

他都活得很极致,

不将就不凑合。

即使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他的一生,依然是热气腾腾的。


张大千人物画




其实,在张大千的人生里,

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

谁都想痛痛快快爱,

谁都想畅畅荡荡活;

但或多或少,

我们总是受羁绊太多,

在意世俗的评判,在意他人的目光;

于是,老婆在怀里的时候,想着情人;

情人在怀里的时候,想着道德伦理;

无比纠结;

吃东西的时候,想着减肥;

减肥的时候,想着自己错过美食;

一样无比纠结。

我们想让自己的人生过得热闹,

却害怕自己的触角伸出受到伤害,

变得畏畏缩缩,缩脚不前。

你未必要像张大千一样什么都做到极致,

但至少,在吃东西的时候,

要告诉自己:别怕胖,

痛痛快快吃,

大吃大喝,

难道就不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吗?
如果想要一段白头偕老的婚姻,

那要告诉爱人:
我的生命里,

关于爱情的唯一位置,

只是留给你的。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减肥,

把自己塑造成选美冠军;

你也可以渣得透顶,

见一个爱一个,

用交往异性的数量衡量自己的爱情。

无论如何,人都应该至少在一方面,

做到尽可能极致。

因为只有活得足够极致的人,

才能活得足够热闹,

足够热血沸腾。


张大千在作画


关于作者:国馆:最中国的文化微刊。用文化修炼心灵,以智慧对话世界,在这里,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国馆2017重磅新书《与世同流,但不合污》正火热销售中。版权归作者所有,首席生活家整理发布

Copyright © 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