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二月二

杨韧工作室2019-06-04 03:54:08

二月二,龙抬头

被春雨洗过的早晨,多了几分清凉。在旧历的二月二这天,这场2018的春雨还是增添了许多的趣味。

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一扫几天来雾霾带来的不适感。伴随的,是泥土的清新和青草悄悄生长的气味。

有一个充满期盼的春天来到了。

春天总是给人留下无限的期盼和遐想:一年的收成在春天里孕育,一年的计划在春天里制定,一年的美好从春天里开始,就连万物的复苏,都是在春天里完成的。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季节,有这样一场虽小但却很及时的春雨,龙抬头是没问题的了。


忽然想起来,该吃猪头肉了吧。记得在小的时候,都是腊月杀猪,二月二吃猪头肉。那个被挂在墙上的猪头,经过一个月的猫猫狗狗和我们这些馋嘴的小孩子的惦记,终于到了结束诱惑的时刻了。

一个正月,一头猪的最好的部分已经被做成各种美味消失在长胖的身体里,剩下的就是这个猪头。老人是绝对不允许提前吃猪头的,所以它成了孩子们的念想,因为只有这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猪头被吃掉了,才意味着旧历的新年彻底结束。


其实孩子们的期盼更源于物质条件的贫乏。腊月里杀的一头猪,不是都给自己家吃的,用老人的话说“下一年的油盐酱醋”还得靠它呢!所以一头猪大半被卖掉了,剩下的部分还要招待走亲串友,拜年候问的人,真正留给自己家的并不多。但是猪头绝对是完整的,能吃到猪头的也只有自己家里的人,所以它对于孩子们来说,意义更加非凡。

印象里的二月二一般多雨。但那个清晨在故乡的上空早早就飘出了烧烤猪头的气味。大人们把烧红的火钳放在猪头还有猪毛存在的地方,次啦啦,一股白烟,毛发顿焦。厨房里忙活的女人们是不喜欢这个气味的,她们会让这个气味熏蒸的没有食欲。但孩子们正好相反。


当一个完整的猪头被分为上下两个部分放在锅里,孩子们便兴奋起来。大家都在兜里装上满满的糖豆,来到街上玩耍。

小伙伴们还会把新年剩下的仅余的二踢脚,雷子鞭,拿来玩耍。新年前买的所有的鞭炮,会在龙抬头这一天全部清空,这个任务没有比我们这些调皮的男孩子完成更合适的了。小伙伴们想着法的来显示自己家里鞭炮的威力。

但是在玩耍的同时,大家没有忘记家里已经入锅的猪头肉。平时都是被家长喊回家的我们此时无需招呼,几乎每过一段时间,有一个小伙伴想起了猪头肉是不是熟了,所有的人都会跑回家去询问围着灶台烧火的妈妈,“肉熟了吗?”但是前几次回家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小伙伴们便都有一些失望。但是这种失望很快被新的游戏所代替。孩子的快乐就是那么的简单,欲望也就是那么的容易满足。

终于有一次返回家里,闻到了浓浓的肉味,熟了!猪头肉熟了!


妈妈此时会用一双长长的筷子在猪头上扎一下,然后告诉孩子,可以吃了。接下来选择的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了,往往是喜欢吃那个位置妈妈会给你割下来哪个位置。

那个时候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当妈妈掀起来冒着白气的盖帘,锅里翻滚的肉汤和被煮的肥美晶莹的猪头肉便构成了极大的诱惑,更是极大的满足。直到今天每每回忆起那个猪头肉起锅的时刻,我还会唇齿生津。


那是童年记有关二月二的一段最为美好的会议,更是童年里一段最为珍贵的回忆。

猪头肉出锅时,那些心灵手巧的家庭主妇会把猪头的主体部分从猪的头骨上分离开来,然后把含有零星碎肉和脆骨的头骨单独放在大大的盘子里,以共玩皮的孩子们拆解。直到拆解到吃到猪脑为止。但是我小的时候,从来没有吃过猪脑,妈妈说满族人,满族有很多的饮食讲究,其中之一就是不允许未成年人特别是小孩子吃猪的脑子,据说这不利于记忆。可是小时候没有吃猪脑的我,现在记忆依然不大好。


似乎二月二的一天都是在盼猪头肉,拆分猪头肉,吃猪头肉的过程中度过的。这一天过去了,也就意味着新年彻底过去了,对孩子们来说,也开始了对新的一年的期盼。成人们,则是收拾心情,要么准备春耕,要么开始一年新的征程了。


今天也是同样的二月二,但是缺少了儿时的那种期盼和来自心底的感觉。就是女儿,也只是知道这一天吃了猪头肉,但是她并没有那种我们曾经有的兴奋和迫切。也许是吃的过于容易或者是没有那个经过漫长的等待的过程吧。

生活照样让人满足,但是在满足之余总是感觉缺少了东西,是什么呢?

在这个有了小雨的春季,怀念起曾经的童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吧!



Copyright © 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