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苏少龙 ||神秘“池哥昼”再续中华第五十七个民族传说

龙影社2019-06-24 19:55:40

近九年来,我的摄影致力于研究拍摄白马藏族的历史文化和当下的生活生存状态,置身于这个族群,感受他们的勤劳勇敢善良以及浓郁的民族特色,用相机记录白马人的点点滴滴,试图用图片形式讲述和展现这个独特的民族,为白马人做一点影像贡献

这个在全国仅一万多人的族群,散居在四川平武县、松潘县和甘肃文县的高海拔山区。多次拍摄这个民族,与他们同吃同住,我逐渐了解了他们与藏族的不同。一是语言文字的不同,白马人的语言和藏语安多语言之间的差别超越了语种的差别,有相近,但差别大。白马人没有文字,历史都是口口相传的形式延续下来。二是宗教信仰和生活习俗的不同,他们不信仰藏传佛教,信奉白马老爷山神,服装上也是形似而神不似,在居住、婚姻、节日、丧葬等生活习俗上不同于其他民族特征。三是制度和地域的不同,由于古代连年征战,他们多居住在偏远高山,以家庭为单位,形成连片山寨,牲畜圈养,基于这些特征和历史记载,可以确定他们不是藏族,而是古代氐族的后裔。

白马藏族的风俗习惯、文化、宗教信仰都不同于藏族。白马藏人会说藏语,却不认识藏文,而且多数人会使用汉字;:他们不信仰藏传佛教,却信仰太阳神、山神、火神、五谷神;他们不修庙宇,不供佛像,却只在家供奉祖先的牌位。因此,众多的民族学和史学家认为,白马藏族是古代氐族的后裔。美国学者王浩曼曾著文在国外介绍:“岷山深处有一个人所罕知的部落,这个部落自称为氐人。” 氐族是我国古代西部的一个古老的民族,早在西周时期,在今天的陕西、甘肃、四川就有大量的氐人活动,魏晋时,氐族社会得到空前的发展,曾建立了仇池、前秦、后凉等国,一度统治西北。两晋时,氐族的发展达到了鼎盛时期,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中,维持着这种昌盛和繁荣。后来,在西部各民族连年的征战中,氐族逐渐走向了衰落,最后退出了历史舞台。在以后的历史文献记载中,便很难找到氐族的踪影了。 

池哥昼是白马人的魂,在白马人的传说中最早有白马四兄弟、两个媳妇和一个小妹,曾经翻山越岭,云游天下。有一天傍晚,他们走到四川境内,筋疲力尽,饥饿难当,好不容易找到一户人家,便前往投宿。小妹上前去敲门,开门者竟是一位英俊潇洒的四川小伙子。小伙子见眼前这位美如天仙的白马姑娘,顿时喜出望外,心想可能是仙女下凡到他家来了,急忙招呼他们进来,拿出好茶饭招待,并再三挽留多住几日。白马人一行盛情难却,就在小伙子家里住了下来。有一天,小伙子想约姑娘出去玩,却又不好意思,便从火中取出一个“黑火糟”,趁姑娘不注意,往她脸上一抹,转身跑出门去。姑娘见是小伙子,急忙追赶,在小河边追上了小伙子。河边垂柳依依,河水泛银,皎洁的月光下,白马姑娘和小伙子漫步河畔,相依相偎,倾诉爱慕之情。

由于白马人有严禁和外族通婚的禁令,这位姑娘被开除族籍,白马四兄弟愤然离去。无奈之下,姑娘只好落户四川。十几年过去了,白马姑娘十分思念故乡的亲人,就和小伙子带着孩子,一路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回娘家探亲。白马山寨里亲人相见,抱头痛哭。

后来,白马藏人为了纪念这几位弟兄家人,就把他们刻成面具。四弟兄叫“池哥”,两个媳妇叫“池姆”,白马姑娘和四川小伙子叫“池玛”,还有个小孩,就是“池玛”之子,叫“猴娃子”。白马人把他们当成山神崇敬,每年正月举行“面具舞”活动进行纪念。同时,白马藏人沿袭了白马姑娘和四川小伙子往脸上抹“黑火糟”的相爱方式,每年农历正月十七用抹锅灰请客,青年人用这种方式谈情说爱,成为白马山寨里一种独特浪漫的习俗。

以下图片按地域时间顺序。


每年正月十二,白马各村寨要由族长召开村民会议,商议部署“池哥昼”的活动事宜,譬如确定“跳手”、如何接待客人等。正月十三,全村男女老少皆穿上节日盛装,怀着喜悦的心情,等待着神圣时刻的到来。舞蹈队员装扮好后先在大场里预演,经寨子里的乡老“审定”,认为跳得合格后方可正式跳。一般清晨九时“池哥昼”活动正式开始,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聚集在一起。首先,由炮手对空鸣放三声“三眼铳”,表示一年一度的“池哥昼”活动正式开始,接着“咚咚嚓”的一阵打击乐声骤然响起。一支由九人组成的“池哥昼”舞蹈队从指定的地点跳出。身穿节日盛装的村民们,跟在舞蹈队伍后面唱歌跳舞。跳舞队伍从寨子的最高处开始,由东向西,自上而下,挨家逐户而舞,就像给各家拜年一样。“池哥冒”每到一家,主人拿出最好的咂杆酒和猪头肉盛情款待“池哥”。先由老人领唱,众人合唱,给“池哥”敬酒。舞蹈队离开时,主人家要送给“池哥冒”一升咂杆酒粕,由会首装在一个随身背的木桶里,还要送一个大馍、一吊肉,由“猴娃子”收取。所收的酒、肉、馍,供全寨子里的人正月十七在大场里喝团圆酒,吃团圆馍,食团圆肉。面具舞从早跳到晚,全村挨家逐户地跳,每当各寨面具舞结束的深夜(约凌晨2时),全村男文老幼护送“池哥冒”向西前往祖先相传的圣地。“池哥”、“池姆”、“池玛”卸装,取掉面具,摘下鸡翎。众人手拿香纸,面向西跪拜叩首,呼唤四方神灵,对神祷告,祈祷新的一年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全寨安宁,同时将鬼怪秽气一一驱走。送神之后,大家唱着“扎西德目,扎西德目”(即吉祥如意之意,跟其他藏区的“扎西德勒”略有方言区别),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


以上图片分别拍于甘肃文县麦贡山、草河坝,四川平武扒昔加、木座。鉴于图片量大,文字也已详细介绍,就不一一图解了。


感谢这些年拍摄中待我如家人的的池哥昼传承人、甘肃省人大代表班杰军和班老师一家、好兄弟曹彦君一家、四川平武扒昔加和木座的杨海军一家等等白马人以及好友卓玛、一哥等,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些图片。

池哥昼传承人、甘肃省人大代表班杰军

麦贡山班老师一家

草河坝曹彦君一家

扒昔加好友杨海军

摄影家卓玛

白马民俗专家摄影家张一

麦贡山我的小朋友纳木错、卓尼娃

扒昔加我的小朋友杨猪儿



Copyright © 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