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女监里的新到6位绝美妹子,男囚们盯着没放过1秒.期望有一天能发生故事

最片2019-04-03 03:23:33



第1章 军事监狱

一辆铁甲军车驶进华夏军事重犯监狱。

监狱长陆虎已经带齐人马在楼前列队等候。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位中年军人,身躯挺拔高大,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显威武雄壮。一张黝黑的国字脸透着坚毅,眼睛不大,却内藏锋利之神彩。看其军衔,竟然是大将军衔。

“敬礼----”

“首长好!”

陆虎带队敬礼,只是陆虎只有一只左臂,姿势虽然依然标准,却有些滑稽。

“首长好!”战士们齐刷刷敬礼,声音洪亮,神情激动,眼神炙热地看着眼前的首长。

”同志们好!陆虎留下,解散!“大将还礼,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微笑。

”解散!“陆虎下达命令。

战士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这位大将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华夏最神秘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风神。

风神,神一样的人物,所有军人心目中的榜样。

没有人知道风神的真实姓名,他的证件上就是风神这个代号。

暴风特种部队很神秘,神秘到只知其名却不知道身处何方。

暴风成员全部是代号,没有名字。

要不是在这军事监狱里关押着一名暴风成员,也许,这里的战士一辈子也见不到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暴风特种部队最高长官的风采。

”那家伙怎么样了?“风神看着陆虎问道。

”老大?你快点把这个祸害弄走吧?再不走他就成了监狱长了!“陆虎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苦笑。

”啊?这么严重?“风神一愣。

”别提了,这货第一天来,就像一头暴走的小老虎,横扫整个监狱,当天就成了监狱一哥!这不,这才半年,现在连这些身为狱警的兵蛋子都和那货称兄道弟了。有的战士还冒着被违规处理的风险,给这货从外面往里面带东西......一会儿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这货的单间里简直就是百货商店,手机、平板电脑、冰箱、彩电、全自动洗衣机、烟酒糖茶、食品饮料.....该有的不该有的,应有尽有。这货最近还要弄一个自动洗牌麻将机,说是要丰富监狱的文化生活.....“陆虎哭丧着脸说道。

”我草!真他嘛服了!他这是来受教育的?“风神无语至极,啪啪直拍脑门,这货,到哪都不消停。

不用去看,风神也能想象得到那家伙的单间里别致另类、独树一帜的场景。

走进红色区域,风神看到操场上有不少在锻炼的特别重犯。

军事监狱和军队几乎没什么区别,作息、训练,有板有眼。除了自由!

虽然这些人是特别重犯,但并没有给他们带上脚镣手铐,因为他们罪不至死,而且,他们不但个个强大无比,还都是有着赫赫战功的战斗英雄。只因为他们做错了一些事情,才被送到这里来接受惩罚。所以,这些犯了错误的英雄被称为特别重犯。

”那个祸害呢?“风神没有在操场上看到目标身影。

”咳咳咳,他还没起床,他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陆虎苦笑更甚。

”我草他大爷的!马上把他提出来,老子要提审他!“风神眼角直抽搐,上老火了,这要是让上级知道这货在监狱里作威作福,那还了得?

”好.....吧!“陆虎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照办了。

”小王?把大喇叭拿来!另外,通知后勤部赶紧准备好一套铁门。“陆虎喊来一名战士,郑重地吩咐道。

”我让你提他出来,你拿大喇叭干什么?还准备铁门?你要干什么?“风神纳闷。

”老大啊!你稍安勿躁,一会你就知道了!“陆虎依旧苦笑。

风神不明所以。

陆虎陪着风神走到一栋楼前。

”他还在那个禁闭室?“风神指着一楼最边上的一个只有房门没有窗户的房间,问道。

”他说这个禁闭室设计的非常好,隔音!附和他的审美需求。“陆虎哭笑不得地说道,自从这货来了,就相中了这个禁闭室.....

风神脸蛋子直抽搐。

不久,小王拿来一个大喇叭。

四个抬着铁门的战士远远地站着,没有靠近。

小王把大喇叭交给陆虎之后,转身就跑。

风神疑惑,感觉很诡异,不就是叫那祸害起床吗?又不是让你们摸老虎屁股,至于吗?

陆虎拿着大喇叭,往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架势,然后把大喇叭放在嘴边,对着那道房门大声喊道:”暴王,有人要见你!“

喊完,陆虎忙不迭地拉着风神撒腿就跑,帽子都跑丢了,露出不合年龄的花白头发,迎风飘扬。

”草!跑啥?至于吗?“风神边跑边问,很纳闷!

砰!

突然,一声巨响,那个禁闭室的房门横飞了出来。

轰隆一声,砸在陆虎和风神刚才所站之地。

烟尘起,冷汗下!

风神擦擦脑门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原来如此!

”妈了个巴子的!不想活了咋地?敢打扰老子睡觉?“一声怒吼,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龙行虎步踏出已经没门的房间。

年轻人二十多岁,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很英俊,脸色有些久不见阳光的苍白,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透着野兽般的凶光,眼角还挂着眼屎,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年轻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绿色的四角裤,一身数不尽的疤痕狰狞恐怖。此时,他光着大脚丫子,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你姥姥的!你挺能装B啊?都装到监狱里来了?草!“风神看见这个年轻人,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大骂道。

”草!你他嘛谁呀?老子装B,关你鸟事?咋了?不服?来来来,咱俩练练,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