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几毛混世纪(4):工钱

墨鱼笔记2019-06-19 21:04:51

几毛混世纪(4):工钱


文|墨鱼


导读:《几毛混世记》是我写的第一部连载小说,出生在70、80年代的人没有像50、60后那样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也没有像90后那样一出生就享受现代社会的生活。但他们经历了社会贫穷的尾巴,也经历了社会的高速发展。他们就像山上的野草,自然的生长,自然的灭亡,在夹杂眼泪和汗水中走自己的路,然而路却...


几毛混世记(1):进城

几毛混世记(2):建筑师

几毛混世记(3):找小姐


第四章   工钱


几毛和李大麻子冲出宿舍,往赵二狗被打的地方跑去。一路上几毛心里砰砰直跳,他不知道赵二狗会被打成什么样子,但一想到赵二狗那副贱样估计也不会惨到哪里,所以心里又踏实了许多。


赵二狗躺在地方,一条腿好像不能动弹,一只手捂住额头上的伤口,血从手指的夹缝中流到脸上,流到脖子上,流到肚子上,一直往下流,流到脚上,流成一条细细的小河。旁边围着几个工友,嘀咕着什么,也没有人敢扶他。赵二狗的嘴没有闲着,躺在地上破口大骂:“仇春海,你个乌龟王八蛋,有本事你打我死啊,你打啊。”赵二狗骂完一句‘哎哟’一句,能够从赵二狗抽搐的脸上看到他已经痛苦不堪,又破口大骂起来:“仇春海,你他妈有什么本事,成天知道欺负我们这些民工,在建筑商面前像狗一样,有本事你打他们啊?你他妈有本事去打啊!”赵二狗额头上的血越流越多,一只眼睛已经被血模糊的看不清,但仍然阻挡不了赵二狗继续骂:“你他妈的知道吗?老子辛辛苦苦为你卖命,到头来狗屁都没有。三娃摔下来你他妈的不管,李大麻子都已经50多岁了,一大把年龄给你卖命,不就是想给儿子盖间房子,你他妈的还不发工资。”血还在流,赵二狗变的更加虚弱,他的腿好像断了,他只能靠屁股来挪动。


仇春海拿着棍子指着赵二狗骂道:“我操你妈赵二狗,你别他妈的以为自己了不起,没有老子你狗屁不是,还他妈的敢跟老子拼命,打不死你这个王八蛋。”赵二狗用一只被血模糊的眼睛和一只即将被血模糊的眼睛瞪着仇春海,骂道:“仇春海,你生孩子没屁眼,你这个狗杂种,有本事你来啊,来啊,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围观的工友看看赵二狗又看看仇春海,仇春海的眼睛里充满杀气,赵二狗的眼睛里也充满了杀气,看得工友们不寒而栗。仇春海脸上的那块刀疤好像在渗血,嘴气的已经变形,他指着手下一个叫刘毛子的小弟说:“刘毛子,你他妈的还愣着干吗?上去给我把赵二狗的另一条腿打断。”刘毛子有点紧张,站那一动不动,赵二狗脸上的血让刘毛子感到恐惧,赵二狗瞪着刘毛子,眼睛里好像在告诉他要杀了他。仇春海踹了刘毛子一脚,骂道:“没用的东西,怎么养你这个白眼狼。”刘毛子被踹在地上打了个滚,爬起来就跑了,头也没回。


仇春海拿着棍子走近赵二狗,他那扭曲的神经似乎要告诉在场的所有人,我他她妈的才是这里的大哥,谁敢惹我谁都没有好下场。赵二狗在坚持着,在坚持倒下的最后一口气骂道:“仇春海你这个杂种,有本事你打死我啊!”仇春海举起木棍朝赵二狗的另一条腿砸下去,就在这时,几毛上前一把抓住仇春海手中的棍子,瞪着他。仇春海愤怒的骂道:“小兔崽子,你他她妈的不想活了。”几毛紧紧的抓住棍子,瞪着他,不说话。仇春海又骂着:“几毛你是不是活腻了,给我放开。”几毛还是瞪着他,就像他在山上遇到狼一样,狼再凶它也惧怕恐惧的眼神,几毛的眼睛里在充血,仇春海看到的不是一个人,是一头将要进攻的恶狼。对视了一会儿,仇春海惧怕了,他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不到20岁的小伙子接下来会干什么,几毛的眼睛就像一把刀,时时刻刻要杀了他。仇春海松开手中的木棍,骂到:“赵二狗,我操你妈,老子早晚有一天会整死你!”说完,仇春海转身走了。


几毛脱掉上衣擦干净赵二狗脸上的血,又用衣服包扎好赵二狗的额头,对李大麻子说:“赶紧去医院。”说完,几毛背着赵二狗往医院跑去。


几毛背着赵二狗,他想起了前一段时间背三娃去医院。他感觉背赵二狗和背三娃不一样,背三娃就像背在山上打死的野猪,他拼命的奔跑,他怕夜幕降临时饿狼对他的攻击,他不想三娃死在他的背上。而赵二狗又不同,几毛从来没有见过今天的赵二狗。赵二狗在几毛心里就是一个自私、小人、贪婪、胆小的人。他没有想到今天几毛会为了工友要工资而和仇春海拼命,他顿时觉得赵二狗是一个侠客,是一个仗义的人。他突然觉得自己背的赵二狗沉重了许多,几毛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人却能做出讲义气的事,他心里叹息到,再卑鄙的人也有良知,再有良知的人也卑鄙过。


李大麻子扶着几毛背上的赵二狗,赵二狗从额头流出的血染红了几毛的上衣、裤子,还有袜子和鞋子。赵二狗昏迷了,像一个死人一样趴在几毛的背上。李大麻子边跟着几毛跑边说:“完了,这回工资彻底要不回来了,我拿什么给我儿子盖房子啊!”说完一遍又说一遍,说着说着哭了。几毛想一脚踹死他,将李大麻子踹的远远的,他扭过脸怒吼道:“大麻子,别他妈的像个女人,再哭给我滚蛋。”李大麻子不哭了,也不说话了,扶着赵二狗跟着几毛跑,眼泪一直往下流。


在医院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赵二狗在抢救室抢救时,几毛回了趟宿舍,从包里取来500块钱,又拿出妹妹送的笔记本,翻开昨天他刚写的那一段话,用笔在字上划了划,于是“赵二狗,我操你妈”几个字上多了一些划痕,几毛又划了划,一直划到这几个字看不清楚了。


几毛交完医药费,赵二狗从抢救室出来了,医生说:“赵二狗流血过多晕过去了,现在救过来了,醒来时好好给他补补营养,他的右腿断了,已经打上石膏上好夹板,好好休息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事了。”几毛的心里落地了,他给了李大麻子10块钱,让他去给赵二狗买点补品,李大麻子拿着钱转身走了。


赵二狗醒来时天已经放亮,几毛趴在床边眯瞪了一夜。赵二狗醒来的第一句话就说:“我操你妈仇春海,狗杂碎。”几毛被赵二狗的骂声吵醒了,便对他说:“狗哥,你醒了,没死就算命大,还想让仇春海再打断你另一只腿!”。赵二狗没有再言语,腿疼的厉害,他好像咬着牙,忍着没有叫出来,几毛告诉他过一段时间就能下地走路了,赵二狗点点头又躺下了。


几毛这一次看赵二狗发现他比以前更加沧桑了,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农村人很少有白头发,虽然干活苦点,但农村的生活简单,早睡早起,没有欲望的刺激下,穷也就穷点,至少不会饿肚子。几毛也搞不清赵二狗来城市以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赵二狗变的更加焦虑,焦躁和恐慌。其实几毛来城市几个月,慢慢的也有这种感觉,他不能漠视身边的一切,他甚至会对那些有钱的人产生嫉妒,对那些为富不仁的人产生憎恨。人与人多么的不公平,几毛甚至连基本的父爱母爱都没有。


李大麻子进来了,他带了一些补品和一只烧鸡,赵二狗像狗一样将一整只烧鸡消灭了。就这样赵二狗在医院呆了一周,便要求出院,虽然医院不同意,但他和三娃出院时一样,一句“我们命贱,死不了”被几毛从医院背到宿舍。


春节越来越近,宿舍里大都时候是安静的,偶尔会听到钱二傻在哭,大家都搞不清他是不是真死了爹或死了娘。赵二狗每天都是蒙头睡觉,几毛负责照顾他,谁让他们是一个村里的,还是赵二狗带几毛出来的。


一周过去了,工地里的人越来越少,工地的活也慢慢的停了,赵二狗的精神恢复了许多,腿也可以动了。这天,李大麻子走到赵二狗床前说:“二狗,这工钱咋整?马上就过年了,我得给儿子盖房子啊!”王大牛和赵小四也来了,他们都是哭丧着脸,哀求着赵二狗,埋怨着赵二狗,其实他们想吃了赵二狗。工钱就是他们的命,他们的媳妇宁可要工钱也不想要他们的命。钱二傻又哭了,哭的让人烦躁,让人想上吊。赵二狗骂了一句:“滚!”便捂着被子睡了。这时宿舍里又多了一个哭声,钱二傻不哭了,但宿舍里的哭声并没有停,这哭声是从被 子里传出来的,赵二狗哭了。


这是几毛第二次见赵二狗哭,哭的凄惨,哭的伤心,哭的无耐。上一次见赵二狗哭是他娘死了,在农村,娘活着的时候没有几个孩子是孝顺的,自己的媳妇都养不活,哪有钱养自己的娘,娘都是从孩子一掉地上到自己死都是为孩子的,所以娘死的时候孩子们和孩子的媳妇们就会真哭一场,哭娘活着的时候没有照顾她,哭娘死后不要托梦给自己。


几毛一拳砸在桌子上,桌子颤颤巍巍晃晃的厉害,终究没有倒下,他说:“我去找仇春海,我要像杀野猪一样杀了他。”说完几毛走出宿舍,赵二狗掀开被子看着几毛离开的背影不再哭了。


几毛推开门的时候,仇春海一个人在喝闷酒,那瓶二锅头只剩下半瓶。仇春海见几毛进来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喝酒。几毛上前一脚踢翻桌子,酒和菜撒满一地。仇春海刚站起来,几毛上前一把抓住仇春海的衣领将他按在墙上,用眼睛瞪着他。仇春海喝的有点多,酒劲也上来了,他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欺负别人,被几毛顶在墙上,仇春海狠狠的骂道:“几毛,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几毛的手抓的更有劲了,说:“我死之前先让你去见阎王。”酒劲使仇春海的血管爆粗,他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被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年轻孩儿威胁,恼羞成怒。他也不是吃醋的,脸上的那个刀疤就像一把刀,曾经吓过很多人,仇春海骂道:“几毛,你本事动我一根指头试试!”几毛一拳打在仇春海的脸上,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说:“别人一刀没有砍死你,那是你命大,老子不会。”说完几毛从墙根捡起一块砖头,举起来要砸向仇春海。


仇春海被打了一拳清醒了许多,他看着几毛的那双眼睛,他分明看出那是一双狼眼,狼在饥饿的时候眼睛是红的,几毛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几毛瞪着仇春海,眼睛眨都没眨,他眼前已经不是仇春海,是一头攻击他的野猪,他必须在两次打下去确保对方没有攻击性。就在这时,仇春海在几毛的眼睛里看出了杀机,他恐惧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睛。仇春海说:“几毛,有话好说,将砖头放下!”几毛的手更加使劲了,说:

“仇春海,我和你没仇,将我们的工钱给我,我就放过你。”

“我哪有钱?建筑商不给我钱,我没有钱给你们!”

“那是你的事,说,我们的钱到底给不给!”


说着话,几毛右手的砖头举的更高,仇春海的鼻血流了一脸,顺着几毛的手臂流到了他的身上,裤子上。仇春海彻底怕了,说:“给给给,你他妈的将手里的砖头放下来,我给你拿钱。”几毛手中的砖头没有放下,继续说:“那赵二狗的医药费呢?”仇春海答道:“我给,我他妈的遇到你们是倒八辈子的霉。”几毛放下手中的砖头,仇春海自己的保险柜里去取钱了。


几毛拿着一沓钱走进宿舍,将钱砸在赵二狗的被子上,赵二狗起身一看是工钱,脸上有些兴奋,问几毛:“你要回来了?”几毛点点头。李大麻子跑过来拿着钱,就像他当年生儿子一样高兴,说:“我的钱,我的钱,我儿子可以盖房子了。”钱二傻不哭了,改成笑,笑得跟哭的一样。几毛爬到上铺坐下来,一拳砸在墙上,墙上陷下一个坑,也留下了血迹。他将被子蒙到头上,他在恨,他不知道恨谁,但他在恨,也许在恨不该来到这座城市。


赵二狗数着钱,将李大麻子、赵小四、王大牛和钱二傻的工钱算好分别给了他们,赵二狗私下每人扣了500元,他觉得是因为他们才被打的,这500块钱就算是补偿他。他也扣了几毛500块钱,虽然是几毛帮他将工钱要回来的,但赵二狗心里算的很清楚,几毛帮他要回工钱,但他为几毛的工钱被打了,再说是他赵二狗带着几毛来的,这500块钱算是孝顺的。


那是贫穷的年代,所有的人都不希望贫穷,所以钱比命好,钱比女人好,媳妇们喜欢钱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有了钱什么都有了。赵二狗给他们发钱的时候,他们也数了数觉的少了几百,但也没有说话,钱要回来总比要不回来强。那不仅是贫穷的年代,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年代。穷人是骨子里的穷,他们只知道埋头干活,只要有一口饭,下跪算什么,挨打算什么,女人被人抢了算什么,房子被人烧了又算什么,只要不让死就行。赵二狗让李大麻子将几毛的工钱给他,几毛继续蒙着头睡觉,李大麻子爬上去将钱塞进了几毛的包里。


工地的人越来越少,这座城市的人也越来越少。他们不远千里来到这座城市淘金,春节的时候又想尽办法回去,回去和来的时候一样,都不容易。他们会给自己的媳妇买一件红色的棉袄,会带几盒劣质的化状品,他们要让自己的媳妇走出来像个女人,不能给自己丢人。他们会给孩子们带回学费,孩子是他们唯一的希望,而考上大学又是这唯一希望的希望。但几毛觉得他们回去不是为了媳妇和孩子,他们回去是为了炫耀,炫耀他们有钱了,炫耀他们会几句普通话,长见识了。几毛觉得他们像神经病,而且病的不轻,病的恶心。


李大麻子、赵小四、王大牛、钱二傻轮流去火车站买票,这年头票不好买,买票就像打仗,每年为了买票还死过人,这好像不是火车票,是一张逃亡的票。连续三天,他们都没有买到票,于是他们开始带着被子在火车站售票口打地铺。这个时间是黄牛、小偷的天堂,他们终于可以有钱过年了。火车站里随时都有骂声,骂的很难听,骂小偷一辈子不得好死。也有男人打女人的,也有人想寻死,工钱没有了,不死干嘛。有一个女人丢了孩子在那要死要活,甚至有一个女人也丢了,丢了也就丢了,丢了谁也找不到。上火车跟打仗冲锋一样,火车不等人,门一开,全是人,窗户上也是人,你背着双肩包往上挤,挤上去的时候你发现你身上只有双肩的带子,包呢?包被人用刀割走了。走的时候是这样,回来的时候也是一样。他们在家过完春节就开始往回走,继续来这里淘金淘银,小偷和黄牛过完春节也来了,这是春节过后最好的一次机会。那些在春节回去被偷被骗的人来的时候长了很多心眼,将钱缝到内裤里。但那些回去时没有被偷被骗的人,就成了他们的猎物,于是火车站又有了叫骂声,要死要活的人。


火车站的巡逻队都是一帮年轻的小混混,也有部队里来执勤的小混混,你要想在火车站寻死不行,要死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死。火车站就是一个江湖,没有火车站经历的人就没有真正的走过江湖。在他们买火车票的这几天,几毛去了一趟书店,他想给妹妹买点东西,他想了很久,他也只想给妹妹买东西。


李大麻子、赵小四、王大牛、钱二傻都走了,赵二狗的腿也能下地了,他去了一趟火车站,从黄牛的手里买了一张回家的假火车票。赵二狗要比宿舍的其它人聪明,不管是真票还是假票,人多的时候没有人去查。其实赵二狗没有票也能回去,但他考虑到自己的腿有问题还是买张票方便,在火车上找一个座位也是他的强项,在那个年代脸皮厚是基础,不要脸才行。


赵二狗问几毛:“明天我就走,你什么时候回?”

几毛说:“我不回去了!”

二狗问:“为什么?”

几毛说:“不想回去,我想在这里待一待。”

二狗说:“我这次回去就不再回来了。”

几毛问:“为什么?”

二狗说:“我和仇春海这个王八蛋结了仇不可能再回来了,再说我的腿至少养一年,等腿好了我再去其它地方干。”

几毛‘哦’了一声。

二狗接着说:“以后靠你自己了,学滑一些,别那么实在。”

几毛又‘哦’了一声,去自己的床铺上取下了包,从包里拿出来2000块钱,说:“这个钱给我爷爷,算是我孝敬他的。”几毛又从包里取出了几本书是四大名著,说:“这个给我妹妹,就说我让她好好学习,等明年回去看她。”赵二狗收了钱和书,转身去收拾行李。


这一夜几毛去买了一瓶酒,一份猪头肉,一份花生米和几盘小凉菜,请赵二狗喝酒,因为几毛答应过他,在来城市的那趟火车上,几毛咬了赵二狗一口。几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失落,他们喝到很晚,聊到很晚。几毛给赵二狗讲自己找小姐的故事,赵二狗边笑边喝酒边流眼泪,几毛有点醉了,说:“赵二狗,我操你妈,就你是一个大骗子。”


第二天,赵二狗走了,整个宿舍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了工友的喧闹,也没有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几毛觉得很自由。当夜幕来临时,工地里微弱的灯光让几毛又重新找回大山里的感觉,他闻到了空气的味道,泥土的味道,还听到那从大山里传来的呐喊声。


几毛爬上床,拿出来妹妹送给他的笔记本,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写到:妹妹,哥哥会努力的!


几毛混世记(1):进城

几毛混世记(2):建筑师

几毛混世记(3):找小姐


敬请期待《几毛混世记(5)》


【墨鱼:青峰集团董事长兼CEO,公众平台内容均为原创,是我在企业管理中经验总结和一些人生感悟,很高兴与你分享。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guanlijs。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