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

罗田味道 | 念念不忘的是母亲拿黄豆换来的老豆腐

罗田全媒体2019-07-07 00:54:43

我对豆腐的记忆,多半起自儿时。大约是七十年代吧!国穷,家也穷,物质极其匮乏。逢年过节或提前知道家里要来稀客,就大清早在村口等着,用黄豆换一块豆腐,再从米缸里掏两只鸡蛋放个汤,就是一桌很丰盛的菜肴了。那时候,只要豆腐,母亲就说,今天有豆腐吃,算是过年了。于是,吃豆腐过年这句话,就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深层记忆。

对于豆腐的起源,儿时的我倒是不关心。因贪吃豆腐的缘故,总是往豆腐坊跑。去的次数多了,他们都知道我是谁家的孩子,于是就时不时赏我点没糖的豆浆。也因为去的次数多,从大人们零碎的闲聊中,我知道豆腐是在前164年,由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王刘安所发明。当年,刘安在八公山上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时,偶然以石膏点豆汁,从而发明了豆腐。

对这些史料记载的东西,我不感兴趣,对磨豆腐的过程,如今想来依然历历在目。从浸泡黄豆,到用石磨磨黄豆,过滤豆渣,烧豆浆,再到最关键的点卤,搅拌,这些都是按部就班、一气呵成。最后,一大木桶已经凝固的豆腐花,分别舀进用细纱布垫着的长方形木匣子里,晶莹剔透,热气腾腾。包好细纱布,盖上一块木板,压上一块青砖,等再打开时,就是一匣匣的豆腐了。烟熏火燎的房子里,飘荡着阵阵清香,如今想起来,仍然是止不住馋。

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别说没钱,就算有钱也买不到什么。记得那年大旱,本就不多的自留地里,只结了些稀稀拉拉的黄豆。秋收时,母亲小心翼翼地收好每颗豆子,晒干,过秤后用化肥袋子装好,再爬十几步梯子挂在堂屋的大桁上。

由于黄豆减产,这个冬天,除了父亲生日,再没吃过豆腐。过了腊月初十,塆里人家开始陆续办年了。说是办年,对于多数人家来说,也就是磨豆腐,打糍粑。日子过得好点的,除了上两样,或许还要宰杀一头刚够秤的年猪,再炸些豆腐。到了腊月二十三,塆里都在准备办小年、接祖人了。

“小年”是小孩的年。因为是小孩的年,所以年夜饭的食材多是些边角料:猪头肉、猪尾巴、小肠、炸碎的豆腐这几样唱主角,辅以青菜萝卜,就是满满的一大吊锅了。母亲在灶上忙碌,父亲在摆桌子接祖人的时候,我们兄妹几个馋得不行,总想伸手去吊锅里吊点什么解解馋。可不管我们几个怎样馋,母亲总是那句话:“爹奶”都没吃呢,你们慌什么?

我喜欢“小年”。因为是小孩的年,规矩也没那么多,大人不管,我们就无所顾忌。吧嗒吧嗒地大口吞咽猪头肉;噼里啪啦地啜着猪尾巴,最馋人的当然是猪脚炖豆腐!于是,我们姐弟轮流在吊锅里翻来翻去地寻找自己喜欢吃的菜。我们开心,父母也乐了,母亲扶着荡来晃去的吊锅,笑着说:小,你多吃点猪尾巴,吃了猪尾巴不流鼻涕。

虽说猪尾巴能诊流鼻涕,但我还是钟情于猪脚炖的豆腐!一块块宽约3公分,厚约1公分,长约5公分的豆腐,在厚实的铁罐里,与猪脚和海带用大火炖一下午后,原本质地细腻的豆腐成了蜂窝,这蜂窝里全是猪油,亮闪闪,明晃晃的,甚是好看。炖豆腐讲究的是“老”字,老而不渣,口劲足,夹在筷子上闪几把都断不了,虽说蜂窝里都是油,但油而不腻,这样的豆腐有嚼头,满口余香,煞是好吃。

转眼就到大年三十了。老话说得好,“有钱没钱,好好过年”。于是,家家户户的木门上,都贴上了窦建德和秦琼,门框也贴上了寄语来年的大红对联。俗话说“狗子也有三天年”,所以家人间,邻睦里平日里有什么仇什么怨的,到了大年三十这天就都跟没事人一样,见面打个招呼,问问年办得怎样,处处一团和气。

七十年代初出生的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新一代。虽没吃过父辈们吞咽的观音土和粗糠,但对那个年代物质极其匮乏的社会现象,有极深的体会。一指厚白膘的猪肉,一年吃不到五次,斤把重的鲢子鱼要到大年三十才能吃一次。只有豆腐,断断续续贯穿全年!

如今国家强大了,老百姓也富裕了,但古老的豆腐始终在家常菜谱中有一席之地。细细想来,除了要感谢希望长生不老的淮南王之外,还要感恩祖国的强大!正因为有了祖国的强大,才给我们老百姓创造了安定的社会环境,富足的日常生活。或许,再过三五十年乃至百余年,豆腐又成了当下这一代人的情结。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期编辑:匡彬  彭子欣(实习)

上期回顾:油面



罗田全媒体新闻、纪实、文艺各个子栏目欢迎大家投稿,尤其是《正能量》《扶贫日记》《悦读》和纪实栏目。采用的稿件将会在罗田新闻网、云上罗田app等主流新媒体矩阵同步更新,优秀稿件将会上送到国家、省市等主流媒体。编辑邮箱:326673026@qq.com


Copyright © 扬州肉制品美食联盟@2017